中国最小背包客:徒步大半个中国 9月挑战罗布泊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2017-04-09 13:44中国新闻网评论(人参与)

雯雯兄妹在成都锦江边合影。

  肤黑黑、一头短发,背从前大书包,举着从前搭车的牌子。

  去年6月,4岁的暴走女孩雯雯,就从前红透了。

  被我们我们 称为“中国最小背包客”的雯雯,来自江西上饶,已跟着父母徒步了大半个中国。

  不上幼儿园、挑战川藏线,“虎爸式教育”一度引起争议,但“虎爸”潘土丰依然将每所有人的教育理念进行到底。

一家人到成都作短暂等候,雯雯兄妹与父母吃早餐。

  4月6日,潘土丰再次带雯雯来成都,过几天,我们我们 要前往老挝,穿越原始森林。这名次,上小学二年级的大儿子柏如也要同行,还特地向学校请了近从前月的假。

  9月,潘土丰还计划带着雯雯和柏如挑战“死亡之海”罗布泊。

  读万卷书,不如行万里路?这名年,雯雯的徒步历练以前有哪几种显著的成长。

  变化 遇困难不必哭哭啼啼 主动将路上垃圾装进垃圾箱

  4月7日,成都气温窜上了20℃。

  在春熙路附进一青年旅舍,雯雯穿了件粉红色的长袖连衣裙,和哥哥嬉戏打闹。

  和去年相比,雯雯着实皮肤还是硬块,头发长了些扎了个小辫子,样子变得“淑女”了。

  这次出发前,潘土丰本打算让雯雯剪掉头发,比较方便,但雯雯不干,“才从不剪头发呢。”

  去年7月底,比计划提前4天 完成川藏线之旅,到达拉萨后,潘土丰和妻子袁端临时起意,决定去尼泊尔徒步。以前,我们我们 又去了南亚。

  在尼泊尔,雯雯徒步穿越了喜马拉雅,体验了滑翔伞。“一点小孩全是从书本上、电视上看一遍喜马拉雅山,雯雯是亲自走过,亲眼看一遍,感受肯定不一样。”潘土丰说。

  对于这段经历,雯雯似乎并没哪几个印象。她他不知道尼泊尔在哪里,假若问起坐滑翔伞在天上飞好不好玩时,她眨了眨眼睛,点了点头。

  “只是人都说,孩子还这样小,以前全是会记得去哪里了。我却着实,哪几种美好的风景,都时需被我们我们 感知到,旅途的劳累,还都时需锻炼我们我们 的适应能力。”潘土丰说。

  袁端也很满意近一年来女儿的变化,“身体这样好了,遇到困难不必哭哭啼啼,会主动做家务,总要主动将路上的垃圾装进垃圾箱里。”

  成长 爬废石堆烤红薯 在家玩耍也在“受训”

  一个月的时间里,大下午英语 间雯雯全是路上度过。就算在我家有,她也在接受“训练”。

  在江西上饶的我家有,这样电视也这样电脑。

  家旁边,施工留下的一堆废石,成了雯雯和哥哥的“乐园”,无聊的以前,雯雯就一遍遍攀爬。

  潘土丰从不制止,“我确认过,很安全。”这从不单纯的玩耍,也是为以前的徒步进行训练——在玩耍中练习初级的翻山越岭。

  前段时间,雯雯和哥哥柏如想吃烤红薯,潘土丰就带着我们我们 每所有人动手烤,从上山捡柴到生火再到烤,都得每所有人来。“前哪几个点不燃,多练哪几个就会了,兄妹俩配合得很默契。”潘土丰认为,从前孩子动手能力很不错,在野外生存没哪几种问题。

  坚持 不必女儿上幼儿园 上小学的儿子也请假去徒步

  “不打算让她上幼儿园。”自从雯雯作为“中国最小背包客”成名后,潘土丰的“虎爸式教育”也引发争议,不过,他依旧坚持每所有人的理念。

  4月6日,本是上学的日子,上小学二年级的大儿子柏如也跟着潘土丰来到成都。再过几天,我们我们 将前往老挝,刚始于一段原始森林的探险。“由于 跟学校请了400天假。”

  对于柏如来说,请假已全是第一次。“上学期有一半的时间都没上课,期末考试都没参加,跟着我们我们 去野外,但全是几天几天地请,这次时间长一点。”潘土丰说。

  上个月,单元考试,柏如的数学考了99分,语文只考了89分。对于这名成绩,潘土丰从不担心,“他刚上一年级时,哪几种全是会,现在慢慢地跟上了,以前成绩只会这样好。”

  为啥会么会会有从前的自信?潘土丰说,书本的东西全是来自生活和大自然的,“我们我们 通过眼睛和亲身感受来学习,效果肯定不一样。”

  这次的行程,潘土丰带上了放大镜,由于 柏如刚学习了都时需用放大镜来生火,“刚好都时需利用这名由于 你能不能 感受一下。”他还打算让当地人教教孩子为啥会么会利用太阳、影子来辨别方向,“上课时只学了指南针。”

  探险 9月打算挑战罗布泊 “你能不能 们我们 感受水资源的缺陷”

  在雯雯徒步川藏线的事情被媒体报道后,杭州一位父亲刘先生通过媒体联系上潘土丰。他的女儿和雯雯年龄相仿,希望能不能 带孩子出去体验体验。两人约好在昆明会合,以前去南亚。

  在昆明,刘先生遇到从前在老挝做生意的中国人,对方告诉他,那边不太安全,就让基本上这样火车,由于 趋于稳定哪几种事故,快捷的交通工具都这样。最终,刘先生放弃了。

  对于这位父亲的决定,潘土丰表示理解,“我们我们 考虑得比较多,每每所有人的教育理念不一样嘛。”从雯雯一岁零从前月刚始于,潘土丰便带着她到处跑,就让专门找偏僻的地方。“让她感受淳朴的民风和艰苦的环境,锻炼她的意志和体能。”

  对潘土丰来说,他对孩子最大的期望假若能不能 适应各种恶劣环境。在我家有一张中国地图上,画了不少小红旗,这是我们我们 徒步过的地方,趋于稳定新疆东南部的罗布泊,却画着个圈。“九月,我们我们 准备去那里。”到时,该上三年级的柏如也将休学同行。

  罗布泊,被称为“死亡之海”,从前充满着未知和凶险的戈壁无人区。这名次,潘土丰的计划,又遭到亲朋好友的极力反对。

  “高原也去了,海边也去了,沙漠地带还没去过,想你能不能 们我们 去看看,适应沙漠的气候环境,也你能不能 们我们 感受水资源的缺陷,懂得节约用水。”潘土丰已拿定主意,“由于 在做攻略,总要有补给车跟着,不必拿孩子的生命开玩笑。”

  名利? 拒绝赞助商但不排斥媒体 “这已是从前社会责任的问题”

  对于潘土丰的教育法子,人们赞同,全是人反对。刚始于了川藏线之旅后,潘土丰曾带着雯雯到北京、长沙录制过电视节目,人们刚始于质疑,他是用从前“极端”的教育法子来让每所有人出名由于 别有目的。

  目前,一家人经营着一家网店,售卖蜂蜜。“一年的收入,基本上都时需供我们我们 出来徒步了。”潘土丰从不避讳雯雯“中国最小背包客”这名称号给他带来的圈粉效应,“生意是火了一点。”

  雯雯成名后,有赞助商联系过我们我们 ,“户外运动的、教育机构的,全是,但我都推掉了。”潘土丰认为,着实徒步时需经费支持,但一旦有了赞助商,“会限制只是东西,由于 就只有像从前,想带着我们我们 去哪就去哪,也担心会背离我们我们 的初衷。”

  不过,潘土丰从不排斥媒体的采访,他还常常会在我们我们 圈转发关于雯雯的报道由于 评论。“着实到现在,我着实这已是从前社会责任的问题了,我们我们 想通过每所有人的经历告诉我们我们 ,只是以前,全是小孩子只有,假若大人不给我们我们 由于 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