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仇什么怨?保亭17名村民围殴一男子 将其活活打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2016-06-01 14:25海南特区报评论(人参与)

  保亭高州村

  究竟是有哪些“深仇大恨” 17名村民将他活活打死

  男子“收水”与人起冲突,带着“大哥”进村寻仇 没想到寡不敌众,“大哥”报复不成惹杀身之祸

  2015年正月初一,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新政镇报什村委会高州村一个多多 槟榔园里,躺着一名40岁左右的男子,他满脸是血,手臂、腿部和头部全部还会伤口,可能性失血太大,没太大久就身亡了。经法医鉴定,陈某是生前被他人用钝器(棍棒)暴力打击头部,意味分析重度颅脑损伤,蛛网膜下腔弥散性出血,损伤及压迫脑生命中枢而死亡。而打死陈某的,是17名高州村的村民。5月25日8时50分,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公开审理。

  1不速之客

  邻村男子强行“收水”引冲突,抛弃时心有不甘扬言要寻仇

  2015年2月19日(农历大年初一)23时许,整个高州村沉浸在一片喜庆祥和之中,然而,多少不速之客的到来,不仅打破了这份美好,还引发了无法挽回的结局。

  邻村的高某等3人骑摩托车经处于问题州村,见胡某朋等人在村民胡某某家门口的铁皮棚下打牌。高某从车上取出一把菜刀藏在腰间,3我各自 走过去旁观并提出每盘收取10元“水费”。之后不理会村民否是同意,高某便自行发牌3次收取了50元。打牌村民心生不满,便放下牌不打算再玩。就在这时,高某从腰间拔出菜刀,一刀砍在了胡某某家的牌桌上。

  见到這個 挑衅的行为,胡某朋等人持钢管、塑料凳等准备冲上去打高某。在场的村干部和高某各自 赶紧劝架,双方才分开了。高某心有不甘,抛弃时扬言要殴打黄某等高州村村民。

   2“保卫战”

  男子带着“大哥”进村挑衅,村民认为对方“攻村”持械反击

  2015年2月21日(正月初三)16时50分许,高某的“大哥”陈某酒后打电话给高州村村干部,扬言要与胡某朋等人打架,之后乘坐高某某的轿车随同高某前往高州村。高州村村干部在电话中劝解未果,便致电胡某朋说陈某要带人进村打架,让各自 赶紧躲避。

  “这是各自 的村子,各自 为有哪些要躲?!”胡某朋将请况告诉了黄某用等人,并与胡昌某等人召集村里的年轻人,持钢管、砍刀等前往胡某某家门前,称对方要“攻村”话语就做好打架的准备。

  当天17时许,陈某、高某、高某某来到高州村。高某某在村口胡某胃的小店给胡某朋打电话,让其出来见面,但遭到对方拒绝。之后高某某再次联系胡某朋,村干部接过电话,劝陈某等人抛弃。就在这时,陈某见村民陈某某走出家门,便大声问“是全部还会要打架”,并拍打小店的桌子。

  听到他们喊“结束打人了”,胡某朋、黄某用等人遂持钢管、砍刀兵分两路跑去胡某胃的小店。陈某见状,质问胡某朋和黄某用“是全部还会要打架?想打架就来”。黄某用喊道“打就打,谁怕谁”,挥起眼前 砍刀冲了过去,其他村民也一拥而上,将陈某等人围在轿车旁。高某见状赶紧躲进轿车,高某某则好快逃离现场。

  3剧情反转

  “大哥”被打得倒地求饶,村民担心放过他会遭报复将其打死

  胡某斐趁乱喊道“高某上车拿刀和枪了”,听到这话,高州村村民击碎轿车车窗,持械捅打高某。与此同去,一个多多劲在顶端拦架并护着陈某的村干部被人推倒,胡某朋用钢管殴打陈某,陈某沿公路往新政镇方向逃跑。村民紧追其后,搞懂胡某敏的店前,陈某跑不动停了下来,胡某朋等人持械击打陈某的手臂及腿部。陈某不到继续逃跑,期间不断被殴打,最后跑进了胡某朋家的槟榔园。

  陈某捂着流血的头部,被打倒在地后结束求饶,但胡某斐却大喊“打死他,不打死他,他会回来报复的”。众村民对着陈某又是一顿拳打脚踢,之后散去。过了没多久,他们去槟榔园查看,发现陈某已死亡。闻讯赶来的陈某一方人员欲进高州村为陈某讨说法,被告人一方也持械外理对方冲入,被赶到的民警劝止。

  当晚,保亭县公安局民警赶赴高州村,将17名被告各自 其他村民等共32人,带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。

  4 当庭悔过

  17名村民当庭致歉并表示愿赔偿,被害人家属不满意赔偿金额

  今年5月25日8时50分,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保亭法院对这起案件进行了公开审理。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认为,被告人胡某朋、黄某用、胡昌某、黄某信、胡某斐、胡某清、黄某生、范某诚、赖某振、胡某敏、黄某俭、黄某文、黄某符、胡某富、黄某、胡远某、胡海某等17人同去持械故意伤害他人身体,致一人死亡、一人轻伤的严重后果,其行为均触犯了刑法,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刑事责任。

  法庭上,辩方律师认为,高某到高州村收“水费”未果,陈某带人进村,并出言挑衅,被害人方是处于过错的。其次,高州村村民的行为是进行防卫。此外,辩方律师还向法庭提交了众多被告人的家庭请况,证明各自 全部还会家中的主要劳力,希望法庭从轻判决。

  对于辩方提出的正当防卫,控方认为,正当防卫是现行的不法侵害可能性结束尚未结束,但此案从不属于這個 请况。此外,17名被告人明知处于伤害却仍旧积极追打,且可能性致人死亡,太大太大太大太大我符合犯罪中止的条件。